小鸟棋牌
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电脑棋牌 >

廣州最後電子數碼城昨日撤場檔主街坊不舍

日期:11-30   阅读:100   分类:电脑棋牌

      苦心經營了20年,健哥最終神情低沉,在昨日貼出「撤場清貨」後,做好最後一天生意——200多個檔主的心情與健哥一樣,心酸而不舍,是因昨日是廣州解放路電子器材商圈最後一個老牌市場「譽隆電子數碼城」清場結業的日子,繼之前的陶街和將軍東,陪伴老廣20餘年的三大老牌電子器材城正式謝幕。

  檔主儘管不舍,但都趁著最後時刻大清貨,買賣聲此起彼伏,數據線10元2條、監控攝像頭80元一個、藍光數碼機100元一台……價廉物美,加上老街坊情誼,現場街坊都淘個不停,買個心頭好,似乎都在用不同方式和這個老牌電子大賣場作告別。

  「譽隆電子數碼城」昨晚7時~11時將清空場內所有檔鋪,然後關門上鎖,今天元旦正式停業。之前檔主和經營管理公司都希望業主廣州地鐵公司能延期關停,但廣州地鐵公司回應不再續期,並且在場內貼出了關停通知。關停後,場地將清拆。

  「二十年老字號」

  老檔主搬新檔口續前緣

  「中文傳真機,280元一個清貨,你要就拿去吧。」在市場首層靠裡面位置的健哥一臉的心事重重,儘管對著熟客依舊熱情,但也是若有所思,心情低落。昨日,他還是像往常那樣開門做生意,但就沒有了往常那種翹首等候大生意來臨的興奮和期待,因爲他知道,昨日是他在譽隆市場開檔的最後一天。

  作爲「譽隆電子數碼城」資歷最老的一批檔主,健哥從市場開門至今,一干就是20年,他甚至在自家名片上自豪地印上了「二十年老字號」的字樣。20年對於一個人來說,相當於從出生成長到青年。要和陪伴自己20年的檔口告別,健哥心中有一百個捨不得。「今天來的客人比較多,不少熟客都是在淘貨中認識,然後交上朋友的。」健哥一邊招呼熟客,一邊開出優惠價,將店內的存貨能賣多少就賣多少。與往日不同,這幾天健哥還會向到店的客人主動派發自己的新名片,也有不少熟客專門來到店鋪打聽健哥的未來動向。

  「市場結業後,我打算搬到對面的一個新市場繼續擺檔,那裡租金暫時比譽隆的便宜,但市場新開業,人氣遠不及譽隆,未來如何還是未知之數。」健哥說,解放路電子器材商圈積聚了大量熟客,無論檔主還是街坊,彼此都建立了深厚感情。儘管陶街、將軍東和譽隆三個老牌市場被清拆,但絕不會曲終人散的。

  場內多爲下崗工人

  20年檔主熬出百萬富豪

  事實上,譽隆電子數碼城200多個檔主的心情與健哥一樣,對市場結業關門依依不捨,心中有說不出的難過。譽隆電子數碼城位于越秀區解放中路與中山六路交界處,前身是始於1996年的和潤舊貨電器市場,2008年經重新裝修後開業至今,200多戶檔鋪養活了1000多人的生計。譽隆電子數碼城與之前已經關停的陶街、將軍東等並列三大老牌電子器材城。由於位置地段優勢,譽隆日均的客流量都數以萬人次計。

  作爲街道的創業孵化基地,譽隆電子城有1/4的檔主是下崗工人或來自困難家庭。有檔主奮鬥20年,成爲了百萬富豪。

  數碼城內的檔主表示,關停通知來得太突然,壓了太多存貨來不及清理不知如何是好。檔主們都希望數碼城業主方廣州地鐵公司能給予搬遷過渡期至明年3月31日,以讓檔主度過農曆新年檔期和清理庫存。

  不過,廣州地鐵公司明確表態說「不」,因爲數碼城已經從2019年開始延期經營了3年時間,而自2019年初已不下8次書面函告電子城物業合同到期,加上臨時建築牌照已經到期,數碼城屬於違建,按要求要停業清拆。光塔街道辦事處則表示,已建議並協調讓這些檔主就近異地安置經營。

那怪物聽完,身後的九根尾巴搖擺不定,然後它說道:「我雖身爲你的守護獸和兵器,但你沒了力量,應當如何駕馭我?你的提升又是如何?不會又讓我等上千年吧?」劉浩充滿自信的道:「三年之內,我定當恢復當年的巔峯,但也需要大家的幫助,你可還願意伴隨我上陣殺敵!鬧他個天翻地覆。」怪物好像想起了前世的自己,被他握在手中,馳騁沙場的一幕,眼神里充滿了一絲神往。

  街坊四面八方來淘貨

  昨日記者現場看到,大量街坊聞訊而來,爭取最後時刻能在市場多逛一下、多淘一件心頭好。記者看到,市場外的人流從四面八方湧來,人行道上、市場內通道都擠滿了人,人聲鼎沸,各種叫賣聲和講價聲此起彼伏,非常熱鬧火爆。有檔主趁最後一天「益街坊」,各種器材大「平」賣。

  現場逛街的街坊對關停很意外和不舍。「陶街、將軍東關停後,譽隆是解放路最後一個老牌電子城了,大家都轉到這裡來淘貨,現在譽隆也關了,真不知去哪裡淘貨好了。」街坊王先生說。

  有意思的是,就連外國人昨日都來到現場「湊熱鬧」。來自南非的阿隆在廣州做貿易生意,他聽說譽隆要關停後,這幾天都泡在市場裡淘貨,「這裡價廉物美,我希望能淘到寶貝,我已經買了幾台藍光播放機,還有幾台音響,可以打包運回南非轉賣,利潤也很可觀。」還沒說完,阿隆就向記者展示手中剛淘到的一個視頻監視器,才80元,比市價便宜50元。

這裡,自然不可能是自己曾經生活過的那間小屋,僅僅只是一間有些相似的普通的小屋。從屋內的陳設以及家具上看,姜雲不難判斷出,這間屋中,應該有人常年生活在這裡。而這也是讓姜雲趕到疑惑的地方。因爲,他記得很清楚,自己在昏迷之前,以自身之魂爲祭品,換來了修爲的暫時提升,帶著寂滅魔像和四件域器,殺向了那始終跟著自己的萬名修士。

  檔主今後去向

  繼續擺檔或退休

  除了不舍,纏繞檔主心頭最多的還是迷茫。「因爲就要迎來農曆新年檔期,檔口還專門進了不少貨,如今要關停撤場,存貨不知怎麼辦。」檔主說,最頭疼存貨不知如何清理。關停後,日後生計也讓人頭疼,「做旺一個市場要好幾年時間,並不容易。關停後,我們還要找地方搬遷,但這麼短時間內,很難找到合適的地方搬,搬到新市場還要給一筆不菲的費用,真的讓人心急。」檔主說。

  不過,據了解,目前不少檔主已經找到後路,在數碼城附近的中旅商城、中山六路、解放路都找到新市場或者檔口。「在數碼城對面有一個新開的市場,開出了免租5個月的條件吸引我們檔主繼續過去擺檔,但租金未必比譽隆的便宜,我們檔主也很猶豫是否搬過去,除了因爲租金可能比譽隆的貴,新市場的人氣不及現在譽隆數碼城,而且新市場積聚人氣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。」檔主梁小姐說。據悉,目前新市場有600多個檔鋪,已經進駐了200多個,大部分檔主都在觀望中。「當前市道生意難做,租金貴、市場人氣不旺,與其艱難熬下去,倒不如從此退休算了。」也有檔主打起了「退休」的念頭,借著這次關門結業,結束生意,也有檔主想轉行。「無論怎樣,三大老牌電子器材城之一——譽隆電子數碼城的這段歷史裡,有我們辛苦汗水書寫的一頁。」檔主如是說。

,但對於渡劫級別的大能存在來說,合用的天材地寶並不多,至少遠不及靈界豐富,這道理林兄既然曉得,其他渡劫期老怪物也不傻,難道他們就想不到麼?」「這……」面對紅綾仙子的質疑,林軒張口結舌,這個問題他還真沒有想過。先前的考慮確實有些欠妥,難道這中間竟有什麼緣故?「還請仙子教我。」林軒可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。

Copyright © 2019 小鸟棋牌 版权所有